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

这就是婚外情里男人的真爱!很值得天下男女深思

发布时间:2019-08-15 14:57:01  作者:厦门调查  

  如果没有情人,我们的命运如一潭死水;如果没有老婆,我们的生活会变得一塌糊涂。


  有的人说:“老婆是草,情人是花。花和草的区别,一个被欣赏,一个被遗弃。”


  我不这样看。虽然花可以被欣赏,但草决不能遗弃;没有绿草的依托,不但花会失色,置身万花丛中时,还会迷失方向,毫无生趣可言。


  情人就像深巷的美酒,越隐秘传神越好;老婆如同街边的大碗茶,越解渴实用越妙。


  美酒好喝,第一口甘甜,第二口醇香,第三、第四口喝下去,你就醉了;白开水平淡,喝第一口没有什么味道,第二口还是这个味,直到喝饱也没有什么感觉。水虽然没有什么味道,但你不能离开它;美酒虽然香甜,但你可以舍弃。


  问题是,你甘愿舍弃吗?


  “要看大胆看,要爱大胆爱,寻花走千里,采蜜万里来。”


  很多人为了寻风踏蝶,何止千里迢迢?简直是趋之落骛,见缝就钻。多少英雄败在美人关前,多少男儿倒在红石榴裙下。他们毫无顾及,甘愿冒巨大的风险,甚至走上断头台。


  这就是情人的力量!


  看看大众情人——奥黛丽赫本,她那清丽高贵的身姿,雕塑般的骨感美,如梦如幻;


  唉!我只能一声叹息。既叹息还在梦中的情人,又叹息还在手里的老婆。


  如果你一手牵着老婆的手,一手揽着情人的腰,那将是十分美妙的事。


  没有情人的日子,就像在一个没有梦想的时空里,如腐水一般落寂、衰败,星辰也会失去其光芒。很难想象,生命一旦失去激情和梦想,命运将如何旋摆?我问过我自己,也认真的思考过;我努力的去寻找答案,踏着前辈的足迹……


  不过,谁喜欢一个只会做梦却不能挣钱糊口的男人;谁又会钟情一个只会赚钱而不会做梦的男人。

  肖伯纳说:“我爱的女人水性扬花,而爱我的女人却死心踏地的忠诚。”


  沙比道:“啊!情人,你是我心上的琼浆,是我灵魂上的毒药。”


  我问过一些朋友:你是愿意和你爱的女人结婚?还是愿意和爱你的女人结婚?答案很不明确。


  我苦苦的思索,想寻求一个万全之策:和情人谈心,与老婆生活。


  是啊,“跟老婆生活,和情人游戏。”鱼和熊掌都可兼得。


  可现实是,愿意跟你游戏的情人太少,与你生活的人却大有人在。更何况,穿梭在情人和老婆之间,需要有雄厚的实力、非凡的勇气和超常的谋略,需承担巨大的风险,能随意支配时间。如果你心智健全,手头宽裕,分身有术,有足够的抗风险、抗击打能力,你可不妨一试。


  情人需要钱来润滑,钱越多俩人的情感越深;情人需要礼物来安慰,惟有看到礼物,她才感到自我的价值。所以说,要维护情人的良好关系,需要“四力”,既权力、财力、体力、智力。


  没有体力,可以靠权力和财力弥补;智力不高,也可以通过权力、财力来协调。惟有权力和财力不能丧失,那时安身立命之大道。一旦失去物质的保障,再好的情人也不会为你流泪,再风情的女子也不会顾盼神飞。


  为什么现实如此残酷,美梦如此不堪一击?风花雪月的浪漫隐藏着那么多的风险?


  答案其实很简单,就是社会道德的规范,游戏规则的约束,家庭责任和稳定安康的必须。


  如果你的老婆也有个情人,在外招凤引蝶,做为大男人是不可想象的。他的尊严,他的感受,他的名誉……他会发疯的,如果他还正常。反过来,你的情敌是不是也会发疯?


  安全起见,最好找一个没有拖累的情人,以免不必要的麻烦;或是在情敌发疯之前赶快逃离,越快越好,越远越好。可想而知,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资格找情人。


  男人是自私的,他要老婆绝对忠诚贤良,终日围着三尺灶台,那怕被岁月风噬、被碾磨得有些愚钝;男人是虚伪的,他守着死心踏地的老婆,却在外面粘花惹草,希望天底下的女人都风花雪月,顾盼多情。


  他对老婆说:女人最珍贵的是名誉,贞洁至高无上;一旦失去名誉,将狗彘不如,万人唾弃。他对情人说:女人也是人,有特别的欲望和情绪宣泄,追求幸福和快感;什么贞德,什么一生一世,那都是套在你们身上的枷锁。


  情人越年轻越开放越好,老婆越守旧越呆板越妙。情人可以转变成老婆,但老婆切不可变成情人。当情人成为老婆时,你发现,情人不再让你牵肠挂肚,不再风情万种,变得更加俗不可耐(她总是喜欢和前任老婆较劲)。


  情人是温床上的一朵玫瑰,是心田上的一块篱笆,是生命的影子,是生活的调味剂。


  我不知道十七岁的情人和二十七岁的情人有何区别。我只知道十七岁的情人纯真、烂漫、无所顾忌;而二十七岁的情人却变得理智、现实、顾虑重重。十七岁的情人是为了爱,而二十七岁的情人是为了物质或更多。


  情人是不是越年轻漂亮越好?这也不尽然,否则的话,查尔斯怎么会放弃年轻貌美的黛安娜,去追求又老又丑的卡米拉(也许在王储眼里就是海伦)。


  情人首选的是情。那些所谓的一夜情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情人,至多是在干柴烈火上洒了一把碳沫。看起来激情四射,春意盎然,其实是肉体上的宣泄,感官的刺激。激情过后是空荡荡的,无法言状的失落,还夹杂一种作呕的感觉。没有想法,没有回味,只有低俗的肮脏,连满足感都打了折扣。


  情人进不了大堂,只能偷偷摸摸,个中滋味只有情人们才能体会。情人似暗香的玫瑰,空谷的幽兰,当你掀起她神秘的面纱用手触摸时,你发现,这不过如此。


  我是城里人,守望着家,做着不可企及的梦。当看见城外人,惬意的行游在花好月圆下,美酒美色,一曲春歌放不尽;或有几个胆大的城里人,借着月色的勾引,偷偷地溜出城外,享受着春宵一刻的安宁。


  “人生得意需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


  又是空,又是月,又是欢。


  唉!人生啊!人生!不如意的人生!什么时候我们不在对酒当歌,谈人生几何?


  我们都在做鱼和熊掌都可兼得的梦。有能力的凭借着优势条件,占据着风水宝地。那些没有能力的,只能偷偷躲在暗处,聊以****。


  是啊!作为城中人,没有足够的胆量和勇气,一个无权、无钱、体力不键的男人,如何才能招惹得起彩蝶呢?


  对待婚姻,你必需宽容,忍让再忍让,直到忍无可忍。当你慢慢变老时,你需要的是一个伴侣,而不是情人,一个相濡以沫的人。这时你发现,平淡无奇的生活其实也很有味,厮守终身是多么的无奈之举。


  当岁月洗尽铅华时,你发现老婆是真实的,真实的让你没有感觉;情人是虚幻的,她让你在百无聊赖的日子里,像喝了一碗汤药。当你尝遍红樱桃时,你发现她们都是一个味。就像一千零一夜,每一夜的故事都一样。


  跟情人在一起时,感觉月亮是那么的圆,那么的明亮;和老婆迎风漫步时,看到的还是那个月亮,还是那个星星。日子就像平静的江水,平淡无奇,波澜不惊。站在江边暗自思忖,浪可不可以再大,水流可不可以再急,放叶一舟任凭东游。此刻,我的周身热血膨胀,可以听到血管里叛逆的血流声。我看到了我的世界,激情而豪迈,大有舍我其谁之态。


  可是,真的来到海岸边,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,我胆怯了。在狂风肆虐下,在波涛汹涌中,变得多虑起来。

  我开始害怕,生怕一个巨浪把我卷入暗流,在涌动得旋涡中,不能自拔;生怕巨浪把我高高抛起,重重地砸向岸边突起的礁石,瞬间粉身碎骨。


  飞亦不飞,不在乎你想不想飞。更多的时候,在于你能不能。


  罢了!我还是做一个守望者,守望着我的家,守望着老婆。


  我会刻意掩饰我的不忠,以及一些非分之想;努力坚守那一片孤独,有些脆弱的个人空间。


  我会守望下去,直到不再守望为止!


  “情人泪,老婆心”


  泪流完了可以再流,而心只有一个……


  


上一篇: 畸形的爱:婚外情究竟会不会有好结果?下一篇: 已经没有了
联系我们